script關閉時,字級大小選擇,IE6請利用鍵盤按住ALT鍵 + V → X → (G)最大(L)較大(M)中(S)較小(A)小,來選擇適合您的文字大小,而IE7或Firefox瀏覽器則可利用鍵盤 Ctrl + (+)放大 (-)縮小來改變字型大小。

| 字級大小:

文章分享

迎向歲月的波瀾壯闊-張家三代的眷村故事

相關資訊

訊息詳細內容
標 題: 迎向歲月的波瀾壯闊-張家三代的眷村故事
作 者: 郭漢辰 / 流光歲月-青島街的一九四九
更新日期: 2014/11/27
相關檔案:

相關內容

訊息詳細內容

「我父親是將軍」

「我出生不到兩周,就跟著父母搭飛機到台灣了」,60歲的張凱珠坐在屏東市青 島街81號的自家院子,回憶起像老樹的根一樣牢固的眷村記憶, 就像放映一部老電影一樣,一切都歷歷在目,一甲子了,青島街,這個有著大陸地名的台灣街,就成了他的家。

跨過台灣海峽的這一代人幾乎都是延著父親的血緣,一路延伸到海峽的對岸,張凱珠的父親張其中是大陸廣東省蕉嶺縣人,民國7年生,高中畢業後就進黃埔軍校第四期,與高魁元、何志浩是同期同學,這兩人後來還先後當過國防部長,雖然有記憶之後,張凱珠就跟著父母在台灣定居,不過從小就老聽到父親講起剿匪抗日的英勇往事,這一切其實都與他的眷村記憶緊緊相連。張凱珠的父親張其中將軍當年是抗日英雄,一生戰功彪炳,曾經參與北伐、抗日等大小戰役,抗日期間,當時擔任中校副團長的張其中,還曾在京滬、京杭掩護友軍撤退,與日軍血戰三日,「只要提起父親的這些戰功,家人總要肅然起敬的」,張凱珠很驕傲地說。

抗戰勝利後,張其中因戰功升到師長及64軍中將軍長,後來爆發國共內戰後,張其中即帶一軍的廣東人隨國民政府撤退到海南島,後來轉進台灣。「在眷村長大的孩子,幾乎從小就是聽這些英勇故事長大的」,張凱珠回憶,從抗日到剿匪,他父親的一身全是戰爭的成績單,腦袋曾中彈、腳底也曾中彈,這些戰功讓他到台灣之後,一度擔任台南師管部第一任要塞司令,後來官拜少將,當到了南警部司令,1967年自台北退役;一直到現在,張家客廳還掛著張其中與蔣中正先生的合照,在那個時代,這無疑就是一個軍人的最高榮譽。
在父親威武的軍容之下,張凱珠對父親其實有特別的記憶,他記得父親有個外號就叫『張其牛』,不但身體壯、對國家也很忠貞,從頭到尾就是一個「清官」,他說,別看父親在軍中一板一眼的模樣,其實他在家裡脫下軍服後,他的照樣就穿個「洞洞裝」,生活相當檢樸,但對孩子的管教相當嚴格」,張凱珠記得小時候自己對父親是又敬又畏,而且更帶著幾分祟拜,只要聽父親講起打仗的英勇事蹟,每一回聽,每一回熱血沸騰。
民國39年他們舉家來台後,先隨著父親在台南住了幾年,一直到民國43年才搬到屏東市青島街的眷舍,沒有想到一住就是半世紀,這中間唯一的搬遷不過是從街前搬到了街後,始終不離「青島」。

張家的眷舍是一幢傳統的日式建築,佔地百來坪,但是屋內坪數只有兩廳一臥、大約26坪左右,當時配發眷舍的時候,也要至少上校以上的官階,才能配發26坪,剛到台灣時,張其中除了帶上老婆、五個孩子,還有自己的父母也一起來台,一家九口人要擠26坪,還加一個傳令兵,在張凱珠的記憶裡,「小時候就是擠,一家人打地舖一路擠著、睡過來的」。
一生征戰,即使是將軍也沒有想到,轉進台灣後,張家竟就在此地落地生根,張其中於民國72年過世,享年75歲,他的兒子張凱沐繼承祖父及父親的遺志,在1991年回到大陸老家的晉元中學捐資興建實驗室,1992年又捐助大陸的河西學校成立清義將學基金,跨過海峽,張家的第二代再度把父親的精神帶回家鄉。

第二代的眷村情
張其中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張凱珠排行老么,大兒子張凱沐從商、二兒子張凱元唸到博士,後來當上教授,只有小兒子張凱珠受父親影響從軍,最後從警備總部中校退伍,雖然這一代人從軍已經少了抗日剿匪的艱苦,不過張凱珠一樣得跟著部隊到處調動,從台南、高雄、台北、基隆、屏東等地,都有他服務過的蹤跡,現在家裡客廳還掛了許多張凱珠的獎狀,一生的功蹟全在牆上。
那一年來台只有兩周大,雖未經歷過戰亂,但張凱珠印象最深刻的其實是那個時代的「忠」,他記得父親對國家很忠,大小戰役無一不與,跟著部隊撤退到海南島、再撤退到台灣,如果沒有「忠」支持,很難走過那個兵慌馬亂的歲月。
另外家裡有個跟著父親撤退來台的傳令兵凌振元也對父親「很忠」,他依稀記得凌振元從年輕的時候就跟著父親到台灣、貼身伺候父親的一切,終身未婚,最後幾乎成了他們家的一份子,後來退休後,父親還為他安排到一所工業學校當工友,「這種忠貞只有那個時代才有」。
27歲那年,張凱珠與來自中壢的陳秀琴小姐結婚後,育有兩個兒子,想來一切都是緣份天註定,張凱珠是廣東人、陳秀琴是中壢客家人,要不是因為1949年的大遷徏,相隔千里的兩人也不會聚在一起,張凱珠的兒子張錦榮形容母親是客家人的時候,還會遲疑一下「這算台灣人嗎」?因為時間早就把省籍的界線融化得愈來愈模糊。

第三代看眷村
今年35歲的張錦榮是張凱珠的大兒子,眷村生活到了這一代仍然維持著許多地方看不到的傳統,他記得小時候的青島路眷舍就和現在差不多,路一樣寬,就是綠地、老樹多一點,張家門前一株老雞蛋花,還是當年有人送給張其中將軍的,將軍索性把它種在門前,沒有想到一起陪著張家走過半世紀的歲月。

「我記得眷村樹多、蝴蝶多、蜂窩也多」,「我們不僅爬樹、也被蜜蜂螫」,想起眷村的童年歲月,年輕如張家第三代一樣覺得很有意思,「這不是現在的高樓大廈可以有的生活趣味」。
「寫書法是當年眷村特有的文化」,張錦榮還記得以前爺爺和附近的老人們幾乎每周就吆喝著眷村的孩子練習書法,「而且就在我們家後院寫」,幾乎家家戶戶的孩子都被叫去練字,爺爺張其中就是孩子們的書法老師,巷弄間的老人家們只要一聚在一起,就會開始討論「今天要寫隸書、明天要寫楷書」之類的話題,總之如果有孩子淘氣不寫,那肯定會挨罵的,「現在已經看不到這種場景了」。
另一個保證也是眷村的「獨家」場景則是「掛國旗」,張錦榮記得小時候只要是逢年過節,家家戶戶非掛國旗不可,如果忘記掛了,大人就一定會罵人,而且過年時一定會有拜年的習俗,互道恭喜、賀年的聲音透著低短的圍牆傳遍家戶,「過起年來,特別有年味」,現在眷村散了,拜年的氣氛也就漸漸淡了。

老眷舍賣記憶
到了張家第三代,已不再有人從軍了,六年前,張錦榮利用自家眷舍的庭園開起有眷村特色的咖啡館,賣咖啡也賣記憶,還賣台灣人最愛吃的爌肉飯與豬腳飯,這裡雖是早期的眷村,但是自從張錦榮開始做生意後,「台灣人是最大主顧」,歲月早就打破了省籍的藩籬,在這裡展現了最大的族群融和。
「我不知道我的家究竟建於哪一年」,位於屏東市青島街的眷舍究竟建於哪一年已不可考,不過張錦榮還記得,在2009年間曾有一對七、八十歲的日本老夫婦帶著一名翻譯到張錦榮的店裡坐了許久,而且還邊看邊掉淚,這一幕讓張錦榮印象特別深刻。
「誰能看著我的家一直掉眼淚」?正當張錦榮納悶之際,這對日本老夫婦才透過翻譯說,原來這對夫婦的其中一人當年就是在這一幢老眷舍出生,他們也曾經在青島街一帶生活,後來才隨著日本戰敗撤回日本。
看著這對日本老夫婦的淚水,張錦榮很驚訝自己從小住到大的老房子,其實還可能蘊藏著許多尚未被人挖掘的歷史記憶,這裡不僅僅是歷史更迭而已,還包括歲月更迭中,人的記憶與真感情串成的一段段歲月故事。
「我也希望可以留下來」,張家三代在青島街足足住了半世紀,第三代張錦榮雖然居住的時間最短,但是從小在這裡長大,「沒有人會想離開這個家的」,他指著門口的雞蛋花樹說「像門前的這棵樹,當年是爺爺的朋友送給他的,就和我們在這裡的歷史一樣久,我從小爬到大,等到我們都走了,就不再有人與樹有相交數十年的情誼了」。
張家把老眷舍改成了咖啡館,賣起台灣味,以前眷村裡的標語或許是「反攻大陸」,但現在咖啡館裡是掛上「有錢真好」的標語,就好像在現代的眷村裡,生活使命已經改變,政府也因為推動眷改,眷村開始有了關鍵性的轉變。
儘管在眷改之後,在眷舍被公告為歷史建築之後,張家又得轉到另一個家,不過張家人始終難忘青島街的生活記憶,沒有人比他們更了解這屋裡的一磚一瓦,在維護眷村歷史之際,他們就是歷史的一部分。


文章評論

專業

0

很棒

0

贊同

0

不錯

0

還好

0

存疑

0

無奈

0

無聊

0

很冷

0

憤怒

0


留言評論

回上一頁